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花欢喜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小说《故乡》(作于1967年秋初中三年级)  

2014-12-31 08:39:53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小说《故乡》(作于1967年秋) - 梅花欢喜 - 梅花欢喜的博客

  

    今年六月间,我由于生计关系,须回我的故乡龙华镇小住几日。龙华镇是一个不怎么大的小市。谓其小市,倒不如说是大的乡村。虽说是乡村,却又不是乡下,仅有百十户人家。乘长途客车须三小时即到。时间正好是中夏。大约下午三时,公交车便终于在龙华镇抛锚了。我忙付了款子,提了行李,跳下车来,径向我故乡的寓所奔去。如火炎炎的太阳虽说已西斜了去,可我的周身仍全包括在盛夏时节的热风之中。孩子们在不很深的澄水沟里玩着狗泡,翻溅起一千粒水珠。浇在各人的脸上,也全然顾不得擦去。单是欢快笑闹的嘈杂,掺混在燥热的空气里,那么八方十六面的漂荡。此刻,我本没有些精力和工夫,去调查孩子群中哪个叫得最响,这快乐这稚嫩的声音究竟是出于铁柱的口还是小栓的口。只是独自低了头,勿勿的向前奔走。距我的老房已经不远,便不能自觉的放缓了脚步。临近这阔别已久的的老宅,和眷属,我仔细推敲着这一肚子而又不知道由何处起首的话。啊,家!变了许多模样的家,全好于数年前。我离去时的景况也还依稀可记,历历犹新,本不如眼下。一批种类大异的家禽家畜掺和在一处,发出各种奇妙的鸣叫。尤为显得勃勃有生气。窗上暗淡幽黄的纸,也换成了明洁透亮的的玻璃。院的西厢,满显威风的座落着如客棧一般的土屋。大抵是为大姐姐结婚居用的。设置倒确也可观。无论如何,我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了。然而,我竟然觉得家完全不如往昔,那时自然要好得多罢。我分明看见院中立着一位不曾认得的大个子,我揣测他毕竟是客人。而决不会是族中眷属。他六十上下的年龄,两道浓浓的眉伴着双目,神采十足。他此时已然完全发见了我。而且在那微胖的的面颊上隐着欢喜的神情。“啊呀,林哥,”那人望着我惊喜的叫。我诧异了。“谁?他,……”于我的记忆中,终于寻不得有他的影象。然而,只得迷惘的看住他,应道:“啊,啊,好,”七岁的侄儿听见我的声音,亦便飞也似的奔出。伴之而来的即是母亲的说话声。“不认得了么?还是你的老同窗呢,”母亲且说且接过我的行囊,旋即又被侄儿夺过,扛起,趔趔趄趄,搬入正屋。许是林哥贵人忘事,我是德一呀,他自己介绍道:“从前,我们一处读书。”我愈加诧异了。我何曾共他一起读书?我茫然无措的想:“谁呀?”“看你在外多久,这记性,小名儿福子呀。”母亲故意显出不耐烦的神色,怨我这记性。哦哦,我记得了,原来是他,确乎是儿时与我同玩同处的发小故人。少时与我同案同窗的砚友,德一。“啊呀,原来是你,然而,……”我忽然客气起来,连忙说,随着便把他引入我的住室。教他坐了,教他喝茶,之后,便谈吐阔别已久的心绪。“林哥,我们这一别就是那许多年月,时间真的不饶人的,”德一呷了口茶,深有感触的说:“只是家乡要比当年好的多,气象大异呀!家里的人可都好么?”我问。“都好,都好。雨水,豆豆他们也常常念叨你。巴望你回来看望大家一回。”“可是,可是我总没有闲暇回去看他们。乡下的事你还不晓得,年年如此,月月如此,天天如此。总是拼命似的忙。”我无可奈何的说。德一也便不作一句声。单是埋下头去默默地呻着茶。我的故乡本不在龙明镇,而在大王堡,那才是我真正的故乡。我的故乡全不比这里,总要比这里好得多罢。那里有一行行高大挺拔的白杨树,一簇簇鲜艳美丽的山茶花,一道道澄明清澈的小溪水,一个个亲昵友好的小友朋。在那里,度过了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。雨生,大桂,还有好多现在已忘了名字的小朋友。不管春夏秋冬,到处都孕育着无限生机和乐趣。大自然的美丽,象一个婀娜多姿,庄严淑静的少女。无论阴阳雨露,月升日落,到处都仿佛有着巨大的魅力。吸引着我们这一群天真活泼,热情善良的孩子。“雨生,”德一向屋里看了一眼,说:“雨生很有些想你,去时说后悔没有见你一面。”“到哪儿去了,他?”我惊异的问。“搬了,到云南去了。他上车时还落了泪。真是,唉,唉唉他确也有些伤感之意。”雨生还想念我,我更想念他呀!我万没有料到,他居然走到那么远的地方去。我深知道,实在是很能再见面了。雨生是我最要好的发小。在老家,我们一处读私塾,因为乡下,是没有开学堂的。乡里的财主都是吝啬鬼,势利得很。不肯多出一文钱。农民们又不那么富裕。族长说,学堂就设在关帝庙吧。于是便请定了教书先生。不几日,这个老夫子因生活所迫,便也辞了先生职务,又一个夏天,合族又请了一位道学夫子。商权良久,成立妥协。答应只供饭饱温暖便可。关帝庙设在村郊。庙堂并不是极小,足可容纳二十个学子尚且有余。中央上首正位威然坐着赤面长须的关云长。周仓伺其侧。两廂列着十八罗汉。(罗汉们怎么还在这里呢?)还有二十八星宿的小塑象做工极精巧,形容极逼真。只是有些神灵很有些凶,令我不十分喜欢。那时候,雨生的功课并不用心。单是喜欢玩笑戏闹。在关帝庙读了两年,连《百家姓》,《三字经》尚且背诵不了。更不必说什么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”。之类了。这位教书夫子通今博古,极是渊博。家境也不错。教书只图育儒家弟子。别事不通,四书五经,古籍经典,确是极精晓的。孔孟道中的名士他更是讲得头头是道,井井有条。只是看到他的学生们没有与他心有灵犀的,也就冷了许多心情。渐渐地于教书便不很热衷了。学得好也罢,学得差也罢,与其说来都无足轻重了。老先生喜好把古贤名士树给学生做榜样。尤重仁义之道。他讲的最多的不外乎三国志中的关羽关云长。故而,这学塾教堂的选址于先生自然是很乐得的事。“你们应该学点仁义道理!”先生常常这样教导学生。“华容道关老爷义释曹阿满,可见古人宽宏仁义。”“先生,关公纵容奸雄祸害天下,仁义么?”雨生本就不喜欢先生斯斯文文的样子,终于质问了。“呔,你不懂,曹操乃当时英雄也!”先生瞪着眼睛说道。“你不懂!!”接下来又说了许多关于曹操关羽之间的恩怨。先生终于有几分恼怒,用鄙夷的眼光看定雨生。用阴沉的口气喝斥道:“小孩子家,你不懂的。教你的硕鼠一篇文章,能背了吗?”先生摆出了德国人恭敬拿破仑,日本人恭敬天皇的架式来,向雨生发泄一通后,便掩了口,不再说什么了。雨生也不说话了,只是用茫然的目光看看先生,扭头邀大桂,平福回家捉麻雀去了。先生看看雨生的背影,无可奈何的摇着头,叹着气,离去了。淡定的日光渐渐西斜,雨生本未回自家,去了一个本家的兄弟那胡乱吃了口饭,大抵也是吃了太热的饭,而且嚥得也太急,圆的脸颊上流下绿豆大的亮晶晶的汗珠儿。他居然顾不得揩去,径直迈脚出门。“上哪儿去呀,你?”本家婶子大声的问。“寻大桂们玩去。”雨生且应且走。“上哪儿去呀,你?”在门口遇见大桂,大桂问。“摸蟹!我们不是约定去捉白鸰的么?”“先摸蟹,后捉白鸰。”“那,那,……”大桂一听下湖摸蟹,脸上便也现出了灰色。很有些为难。因为他不善水性。故而才吃吃的说。“那不济事,我帮你。”雨生知道大桂的心思。便仗义而且极热情的说。在学堂后面的小湖里或许还有许些水鸟,鱼自然是多的了。二人一并向关帝庙后面走去。半路,雨生忽然将已经遗忘带上绳子的事记起来了。不顾与大桂商量,便折身返回去,待到大桂问他何故时,他却已经拐进胡同,杳如黄鹤了。大桂开始埋怨雨生为什么有事不共商量,擅自主张。他忽然记起昔日关于他的许多事,终于给雨生下了定论,天不怕。比如说,当黄历上明文写着,不宜动土。而他却恰在这日,邀着伙伴,用锨挖烂泥,寻蚯蚓喂鲤鱼。文家老爷骂他是谬种。并常常警告他下不为例。否则,会遭报应的。当黄历上出现,不宜出行的告诫时,他依旧毫无顾忌的邀人上山里追野兔或挖鼠洞。结果照例被文家老爷狠狠训斥了一顿说:“下不为例!”雨生嘴上不说什么,心里却大不以为然。说什么张天师胡管闲事。“绳子?”大桂在冥想那遥遥的往事,忽然发现一条粗粗的绳子。在他的眼前跳动了一下。他疑惑的问道:“什么?”“捉蟹!”雨生自如的说。“拿绳捉吗?”大栓愈加疑惑了。走吧,大栓仍悟不出个头绪来。只得沉吟着,跟着走。两个人相跟着穿过柳林,来到学堂,关帝庙。庙门虚掩,雨生就手推开,并大栓同进了学堂。四顾空空如也。雨生三步两步奔上讲台,摆起教书先生的架势,批评关羽不该归服曹操。其次,又埋怨先生不分青红皀白就推崇关羽。其次又说既然是关帝庙就不该作学堂。其次,仍旧说关羽如何如之何。“关帝是得罪不得的,”大桂见雨生居然敢对关老爷出言不逊,吃惊不小,便警告道:“象先生那样的学问,尚不敢冒犯关老爷,何况我们?”“我们可不能全学先生,”雨生说完,脸上居然流露出骄傲的神态而大桂却惴惴不安起来。第二天,雨生没有去学堂,第三天也没有去。以后的日子里,雨生终于再没有去学堂。这便是我记忆起来的关于雨生的一个小片断。这次回来,我早知道可能见不到他。我在家里闲住了一个礼拜,访了几个本家和老友,便辞别了我久违的故乡老屋。记得这次省亲,确也别致。雨生此时大约在云南的什么地方,或耕地,或插田或许也象我一样回来探访故乡的亲友和老屋,只不过是走在回乡的路上。但是我知道,他是无法通过朋友知道我的讯息。可我却通过德一知道了很多关于他的消。 雨生想念我,我更想念雨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2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