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花欢喜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小说·《德荣大叔》(作于1969年集体户)  

2015-01-14 18:26:02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小说·《德荣大叔》(作于1969年集体户) - 梅花欢喜 - 梅花欢喜的博客

     

    渐近山庄时,路边田里的农民们正在播种。我不住的在人群中搜索着,希望可以找见德荣大叔。可是找了好一阵子,居然连他的影子也没看见。我不觉大失所望。还是那个燕涛叔眼尖,他在田里一下子就认出是我,便喊道:“啊呀呀,这不是王记者吗?”随即便笑呵呵的跑了过来,跟我握手,之后便是一阵寒喧。不知怎的,我突然觉得燕涛叔似乎有些变了,但是他什么地方变了,我一时还说不准变在哪里。单是觉得他身上有一股近似德荣大叔的东西。燕涛叔随意卷了一根旱烟卷递给我。我说:“现在已经戒烟了,不抽了。他也没再坚持,便独自将烟夹在手指间,擎起来,一边取出打火刀,擦着棉絮,按在一端用口巴答巴答紧吸几口,直到喷出一缕淡蓝色的烟雾后便开始闲聊起来。话题也不外乎一些无关紧要或者说都是些不着边际的生活琐事,仅此而已。虽说是些闲话,却极诚恳极坦然,推心置腹,妙趣横生。但谈锋也终于还是转向了燕德荣,他又紧吸几口烟,眼睛里闪射出格外快活的光芒来。显然,关于谈到燕德荣的事,他是极感兴趣的。有一种无形的压抑不住的兴奋控制了他的整个意志。迫使他不得不显露出欣慰的笑脸。仿佛夏日的晴云被小风吹上他的脸。他说:“王记者啊,你可知道我们俩真是莫逆之交的好兄弟好朋友。从来没有红过脸儿。打小就一起给人家放猪当半拉子。德荣比我小一岁,可处处都像是我的哥哥,照顾我,帮助我,为了我,他是风里来雨里去。不怕担风险,不怕受煎熬。记得有一年秋汛,我放的猪有一只猪羔子掉到水里,我急坏了,大喊大叫起来,德荣正在不远处割牛饲料,听到叫声,忙丢下镰刀赶来见一只猪羔在急流中挣扎,便明白了所发生的是什么事情。便一下子跳下水,向猪羔游去。由于水深流急,他非但没有救起猪羔,反将自己卷入漩涡。幸亏他水性好,没喝几口水,却也被河水冲下半里多远。才被一个放羊的小伙子捞上岸来。我仍然在这里泼着命干嚎。德荣急忙赶来,点了点猪头数,便自背着喂牛的草料帮我把猪群赶回村子。晚上,燕世昌的少爷见猪少了一只,便找我先是问,随后便舞着皮鞭朝我打来。我连疼带吓大哭大叫,恰好德荣给牛添完草料回来,见此情景便冲了过来大声喝道:“住手,凭什么打人?“那小混蛋见是德荣心里不免多少有几分畏惧。举着的鞭子放了下来,但嘴上却不让劲儿,瞪起那对老鼠眼色厉内荏的说道:“打了又怎么样?丢了我们家的猪就得赔!“说着居然顺手就又打了我一鞭子。德荣真是好样的,见鞭子真的打在我身上,便一个箭步冲了上去,一把扼住那小子的手腕儿,喝道:“你还来劲儿了是不?猪是我丢的,不关他的事。冲我来吧!”德荣说着便夺过鞭子照那小子就是一个猛抽,打完拔腿就跑,出了大门,径直奔河边柳趟跑去。少爷仗着自己个大力不亏随后便追。我也随着跟了出去。德荣提着皮鞭藏在一颗树后,那少爷呆头呆脑的像个没头苍蝇似的乱找乱叫,上哪儿能找到德荣的影子。此刻德荣却看得明白,从树后悄悄一闪身蹿了出来照准少爷的后背又是一鞭。那少爷疼的躺在地上哇哇乱叫。德荣手起鞭落又是一顿猛抽。哈哈,那杂种羔子倒也机灵,一看事情不妙,翻身跪地一阵“老爷”,“爷爷”的求饶,哀求着说了许多丢身份的软话。德荣想起他平时没少欺压人,就气不打一处来又是几鞭子抽下去,顿时打得少爷跪不住了。躺在地上打滚儿,不住的哀叫求饶。我在一旁早被这阵势惊呆了。如木鸡般的立在那里。心里又是惊喜又是害怕。德荣走过来说:“涛哥,如今我已闯了大祸,在家呆不了了,听我爹说,牡丹江一带闹民主联军,还有游击队,是专为咱穷人出气的,和咱是一家人。我不如去投他们。杀尽天下老财恶霸,替我爹报仇。”他又说:“你愿意去咱俩一道。总会有一天我挎着枪回到燕家寨把燕世昌狗日的老恶霸除掉!”我说:“我跟你走,到哪儿我都不怕。”于是我就告别了家人跟着德荣连夜过了河,投奔民主联军去了。“看烟蒂烧了指头。”我连忙提醒他。天近晌午了,收工的人们从我们身边走过。远处的天边涌出一片乌黑的云,舖天盖地的压了过来。显然有一场暴雨既将来临。“走吧,到家歇着去。燕涛叔拉着我的胳膊说:“你今天来的也不巧,德荣今天一大早就到县里开会去了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。”我们一边聊一边向村里走去。“土改时,”燕涛又卷了一支旱烟卷点着,吸着,说:“我俩从部队转业回来,德荣担任了村里的民兵队长。在追捕士匪头子燕世昌时受了枪伤。到城里住了两个多月的院。在这期间,燕家寨已经成立了生产队。德荣不在,大家伙就选我当了生产队长。起初我干得很有劲儿,生产队的事也料理得头头是道,井井有条。后来你猜怎么着,我寻思着官也当了,说话也算数了。工分又挣得不比人家多,小日子过得芝麻开花节节高。于是我就把个人家的小算盘拨得山响。没心去顾队里的事了。大家都说我自私,只顾小家不管大家。对我有意见。当时我心里想:你们有本事也可以过好日子嘛,干嘛看我眼热。后来德荣看出我的错误思想就找我谈心,鼓励我带领大家走共同富裕的道路。可我当时还不服气呢,我说:“我落后?我自私?十里八村打听打听,我燕涛哪点不如人?搞土改,办互助组,合作社,我哪样不是跑在别人头里。如今看我富裕了,就说我落后,我可从来没占过集体的便宜。”“德荣说,老哥呀,咱穷人翻身当家做主人了是毛主席共产党领导的好。我们要听党和毛主席的教导,当领导了就要有一本共产主义理想的大账本。你是久经考验的共产党员,一个村的当家人,群众的眼睛都在看着你,你不带头谁带头?”我当时满口答应,心里也觉得是这个理儿。可是一遇到具体情况,实际问题,还免不了个人利益占上风。德荣总是能看透我的心思的。常常给我讲事实,摆道理。说涛哥,咱可不能忘本呐,你还记得不,十五岁那年,你给燕阎王家放猪的事,我怎么能忘呢,要不是德荣出手相救,我还不得叫燕家狗少爷打死呀!这事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。德荣还常说,可不要忘了你父亲是怎么死的,他是地下党员,因叛徒出卖,让日伪头子燕世昌捉去,百般刑法,百般折磨,见你父亲意志坚定,最后被他们活埋了,这不是你个人的仇恨,这是险级仇,民族恨。你可不能忘了。你要争口气,完成革命先烈未了的事业和心愿。我听了以后,心里真有说不出来的痛苦,悔恨,眼泪淌了出来德荣又说,像你这样搞个人发家,不顾大伙儿,能对得起谁?我们不能坐在过去的功劳簿上,要做新时期的模茫先锋,大家的好带头人才对。德荣的话深深刺中了我的痛处。我实在忍不住了,便放声大哭。打那以后,我一连几天都睡不好觉,茶不思,饭不想。终于感觉自己真的错了。上次你来的时候,我还是个私字包呢,燕涛说着说着羞惭的笑了笑,接着又说:“说起德荣来,那可真是名符其实的好人,要不是他的帮助,我真要离党的要求赿走赿远。几个月前,生产队改选领导班子,全村的男女老少都一致推举他当生产队长。他那大公无私,热爱集体,任劳任怨的精神鼓舞着每一个人。他要干的事情就是十条老黄牛也拉不回头。“正说着,外面不远处一个孩子的歌声迎面传来:我是农村的好后代,毛主席教导记心怀,踏着先辈的脚印走啊,……“小家伙,又是他!”燕涛似乎自言自语的说。从我们对面走来一个十多岁的又结实又匀称的脸庞黑亮,浓眉大眼的孩子。背上背着一个大竹篓,边走边唱。燕涛微笑着问道:“承志啊,你背着篓这是上哪儿去呀?““往队里的实验田送有机肥。”孩子歪着脑袋瓜儿嫩卭嫩气的说。燕涛回头给我介绍说:“这是德荣的三儿子,你看多像他爹。长大了一定错不了。”便又回过头去看孩子已经走过去的身影,使我联想起德荣的孩童时代也一定是这样强壮,这样烂漫天真。我赞叹地说:“这才真正是德荣的好接班人啊!”中午,我在燕涛家吃过饭。他又跟我说了许多关于德荣的事情。我简直听入了迷。我的小本子早已密密麻麻写满了他的先进事跡。晚间,燕涛说有点事情要办,让我先睡。我依了,就独自在厢房里躺下来,看了一些来到后收集的关于德荣大叔的事迹材料,便昏昏沉沉的睡着了。等一觉醒来,已是下半夜两点了。燕涛却还没有回来。我翻身坐起,披肩小衫,走出房门,隐约听到牛舍里传出铡草声,还间杂着谁的说话声。我便向牛舍走过去。“俗话说,寸草铡三刀,不喂料也上膘。想喂好牲口可不容易,非得过细再过细不行。你看德荣大叔当饲养员那阵子,要没那个劲头,就别想管理饲养好牲口。”这是燕涛的声音。“涛叔,你也该休息了,晚上不能好好休息,白日里又那么忙,身体会吃不消的。”这是一个陌生的男青年的声音。他们似乎又说了很多,我没听清楚。我只得先走回住处。大概过了一个时辰的工夫,燕涛才悄悄推门进来,我问他到哪儿去了,他支支吾吾的说:“也没到哪儿,出去转转,你怎么还没睡呀?”这时候我的脑海里又出现了德荣大叔的身影,那么高大,那么伟岸,须仰视可见。“不简单!”我暗暗地赞叹起来:“真的是很不简单啊!燕家寨的人要都像德荣大叔和你,那可真是了不得了!”我由衷的道出了一句赞美的话。在小油灯那弱小的光辉中,我看见燕涛叔那张忠厚纯朴的脸厐上的一双酒窝。他极不自然的显现出谦逊中带点愧色的表情。看着我微笑着说:“我比德荣那可差远去了。”这一夜我睡得很香甜,又做了一个极美的梦,正在大喜过望之际,一道金色的光芒把我从梦中唤醒。睁眼一看,窗上早已爬满了曙光。燕涛叔也早不在我的身旁。我揉揉朦胧睡眼,抑制住梦中的心跳,竭力回味着美好的梦境。此刻的我多想变成德荣大叔还有燕涛叔那样的人啊!可惜我这次来竟没有见上德荣大叔一面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